<code id='9md1q'><strong id='9md1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 id='9md1q'></i>
      <fieldset id='9md1q'></fieldset>

    1. <dl id='9md1q'></dl>
      <span id='9md1q'></span>

        <i id='9md1q'><div id='9md1q'><ins id='9md1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tr id='9md1q'><strong id='9md1q'></strong><small id='9md1q'></small><button id='9md1q'></button><li id='9md1q'><noscript id='9md1q'><big id='9md1q'></big><dt id='9md1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md1q'><table id='9md1q'><blockquote id='9md1q'><tbody id='9md1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9md1q'></u><kbd id='9md1q'><kbd id='9md1q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9md1q'><em id='9md1q'></em><td id='9md1q'><div id='9md1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md1q'><big id='9md1q'><big id='9md1q'></big><legend id='9md1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ns id='9md1q'></ins>
        2. 圖片與往事:鐵塔登山隊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• 来源:2020中文字幕乱码免费

            河南大學建校之初,就與建於北宋的千年鐵塔結下瞭不解之緣。古塔與學校朝夕相處,其頂天立地、樸實無華的風貌,深深地影響著歷代學子。久而久之,河大學子就自然而然地以這歷經滄桑仍巍然屹立的鐵塔為精神象征。

            不久前,筆者隨學校工作小組赴臺灣收集校史資料。期間,在與老校友李選民先生(國立河南大學法學院學生)暢談中,筆者說起瞭學校幾位愛登山的教師組成“鐵塔登山隊”,經過4天的艱難行程,成功抵達秦嶺最高峰太白頂的往事。誰曾想,這次暢談,卻讓筆者對“鐵塔登山隊”有瞭新的認識。

            李先生認真聽完筆者的講解後哈哈大笑,他說:“真是兩岸有緣啊!河南大學臺灣校友也有一支‘鐵塔登山隊’,是1974年 5月 4日成立的。”筆者很是驚訝,急忙說:“這裡真的有‘鐵塔登山隊’啊?那你們這些老前輩才是名副其實的‘鐵塔登山隊’!”

            經過詳談才知道,原來旅臺的河南大學臺灣校友們活動豐富多彩,不僅有聯誼、歌詠、書畫、公益、讀書、講座等形式,而且在上世紀七十年代,一些當時已經60歲多歲的老校友還組織起瞭登山隊。他們認為,登山運動是最接近大自然,最為艱辛也最具挑戰性的運動。隻有登臨絕頂,方知世界之大美。老校友魏仰賢(國立河南大學工學院1949年畢業生、原旅臺校友會理事長)、胡開仁(國立河南大學農學院農藝學系1947年畢業生)、李選民、李福生(國立河南大學教育系1946年畢業生)是登山隊的發起人,其中,李福生先生為登山隊隊長。為瞭牢記最難忘的“河大情緣”,不忘自己是頂天立地的“鐵塔牌”學生,大傢一致同意把登山隊命名為“鐵塔登山隊”。

            登山隊剛組建的時候,一共有20多名隊員。他們先走短途,再跑長線;先爬小山,後登高峰。剛開始是每周出行一次,後來大傢身體逐漸適應,就發展到每周活動兩次。隊員們在一起,邊登山邊暢談在鐵塔腳下的青年時光,並互相勉勵互相祝福。那時候老人們還說:“地球上有14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峰,意大利人梅斯納爾1970年開始攀登這14座高峰,後來全世界有10名登山傢完成瞭這一目標,但其中沒有一個中國人,這讓人聽瞭心裡憋得慌!現在有瞭13名,這3名全是我們中國人!我們登山鍛煉,也是為瞭爭口氣。”

            如今,“鐵塔登山隊”隊員已經踏遍瞭臺北周圍大大小小的山頭,走遍瞭臺灣所有開放的遊覽區。圖一便是他們在臺北一次出行途中的留影:他們個個如同“黑鐵塔”,大傢精神抖擻,面帶笑容,大有“不登頂峰非好漢”的氣勢。

            是啊,隻要山峰存在,攀登者就不會停止攀登的腳步。崇山峻嶺默默地記錄著人類的登山精神,而登山精神將隨歷史成為永恒!臺灣校友會理事長管守嚴先生(國立河南大學化學系1946年畢業生)感慨地說:“不畏艱險、積極向上,鍛煉身體、增強體魄是河南大學的優良傳統。其實,早在抗日戰爭時期,我們學校就有一支自發的登山隊。”他拿出一張自己珍藏瞭60多年、已經發黃的老照片(見圖二,後排右一為管守嚴先生)介紹說:“這是我們一群‘鐵塔牌’好朋友1944年春天在嵩縣山溝裡的合影。那時候,爬山是再普通不過的鍛煉項目瞭。小鬼子一來,四周全是山,你說你爬不爬?”

            是啊,抗戰時期河大師生輾轉南北,堅持辦學,與鬼子周旋於群嶺之間。師生們在極度艱難的辦學環境中,懷著樂觀向上的英雄主義精神,在工作學習的同時還堅持登山等體育活動。大傢有著共同的願望,那就是增強體質,發奮學習,報效國傢,希望早一天把日本侵略者趕出中國去。

            應當說,當年河南大學在抗戰中的大遷移,是靠師生們徒步翻山越嶺而完成。這是何等壯觀的一支“登山隊”!這才是真正的“鐵塔登山隊”!如今,在這支“鐵塔登山隊”精神的感召下,河南大學的師生們正滿懷雄心壯志,向著更高的目標不懈地攀登。

          摘自《河南大學報》第974期·良苑副刊